多伦路东口鲁迅与青年的群体雕塑最引人注目——其中三把椅子上-河北今日资讯
点击关闭

活动中学-多伦路东口鲁迅与青年的群体雕塑最引人注目——其中三把椅子上-河北今日资讯

  • 时间:

金扫帚奖提名名单

「左聯五烈士」雕像成志偉攝多倫路北口的牌坊成志偉攝成志偉上海多倫路是我的舊遊之地,我初一時就讀的前進中學就在多倫路東口北側,後來因為上海的中小學調整,初二時我轉到溧陽路的新滬中學讀書,並在那裡初中畢業。

多倫路的舊名為「竇安樂路」,是以英國傳教士竇安樂的名字命名的。1943年,以內蒙古多倫命名,改稱「多倫路」。目前,多倫路以「名人故居,海上舊里,文博街市,休閑社區」的嶄新定位呈現於中外賓客面前,講述着中國近現代文化史上許多精彩動人、催人奮進的故事。「一條多倫路,百年上海灘」,在多倫路上體味上海百多年來的文化滄桑,真是別有一番滋味在心頭。

多倫路是上海一條普通的小馬路,位於虹口區四川北路底,路不寬,長度僅五百五十米。路呈「L」形,東、北兩端均與四川北路連接,當年路兩側較為零亂。記得我讀書那會兒,很少到多倫路的深處走動,畢竟當時才十歲出頭,知識與閱歷很有限,不知道這條小馬路上住過何方神聖,隱藏着多少秘密。

現在的多倫路早已沒有往昔的雜亂情景,只見屋舍儼然、風格各異,呈現出百年海派建築的獨特風采。這裏沒有上海市中心的高樓大廈,二、三、四層高為主的宅院門面給人以鬧中取靜、舒適安穩的感覺,怪不得當年有那麼多文化名人願意在這裏生活和工作。

幾十年後,一切都「解密」了,原來中國近現代文化史上的許多傑出人物都曾在多倫路居住,到這裏活動過的老文化人更是數不勝數。這是一條藏龍卧虎、群星薈萃、光輝燦爛的文化名人路。在多倫路兩端新建的牌坊上,冠以「多倫路文化名人街」和「海上舊里」;2010年,文化部更是授予多倫路「中國十大歷史文化名街」的榮譽稱號。

說到「左聯」,就必然要提及「左聯五烈士」:柔石、胡也頻、殷夫、李偉森、馮鏗,當時柔石就在景雲里進行革命文學寫作。1931年1月,柔石和另外四位青年文學家不幸被國民黨反動派逮捕,是年2月7日在上海龍華被殘忍殺害,其中天才詩人殷夫犧牲時年僅22歲。魯迅聞訊后悲痛欲絕,寫下了著名的《為了忘卻的記念》,強烈控訴國民黨反動派無端虐殺愛國青年才俊的暴行。這篇文情並茂的作品成為魯迅著作中光輝熠熠的篇章,被選入中學語文課本。如今,左聯五烈士的雕像就矗立在多倫路上,深切表達着今人對革命先烈的永恆紀念。

在整修后的多倫路上,郭沫若、茅盾、瞿秋白、丁玲、葉聖陶、沈尹默的單人塑像,均立於馬路兩側。多倫路東口魯迅與青年的群體雕塑最引人注目——其中三把椅子上,坐着魯迅和兩位青年,另外一把椅子空着,等待後來者坐上去。雕塑的立意很高遠:期待在魯迅精神的感召下,一代又一代青年賢才能夠把中國進步的文學創作與活動持續推向前進。

路北面的牆壁上,有一組版畫雕刻,描繪了魯迅、陳賡、郭沫若、茅盾、丁玲、葉聖陶、沈尹默當年的青春形象。往南的轉角處有一家老電影咖啡館,門口一尊英國影視明星卓別林的銅像頗吸引人眼球,他正拄着拐杖歡迎來賓。還有一尊報童銅像,看着他,耳畔似乎又響起那熟悉的賣報聲。

當年,瞿秋白、郭沫若、馮雪峰、丁玲、陳望道、王造時、趙世炎、沈尹默等著名的文學家、藝術家都在多倫路上活動過;日本人內山完造和他創辦的內山書店,最早就設立在多倫路上;作家白先勇在多倫路上的白公館里度過童年時光……如此多的文化名人都曾不約而同匯聚在多倫路上,確實是中國近現代文化史上的奇觀,卻也成就了多倫路與眾不同的輝煌。

景雲里是多倫路地區一條普通的里弄,1927年到1930年,魯迅在這裏生活工作了近三年時間。魯迅之所以會選擇在景雲里居住,是因為這裏不屬於外國租界,「這裡是中國界,房租較廉,只要不開戰,是不要緊的」。由此看來,當時從事與文學相關工作的收入並不高。除了魯迅,茅盾、葉聖陶、馮雪峰、柔石等人都曾住在景雲里。另一個裡弄豐樂里,則是著名文學團體「太陽社」的舊址。由蔣光慈、錢杏邨、孟超、楊邨人發起,洪靈菲、林伯修、樓適夷、任鈞、殷夫、馮憲章、夏衍等人參加的太陽社於1927年底成立,出版有《太陽月刊》,太陽社的成員均為中共黨員。1930年3月初,魯迅與部分作家成立「左翼作家聯盟」,其成立地點也在這裏,現已開闢為「左聯紀念館」。太陽社於1929年停止活動,社內成員加入「左聯」。因此,多倫路是中國革命進步文學團體的發源地,被譽為中國的「現代文學重鎮」。

如今多倫路上的臨街房屋多開闢為藝術館、收藏館、展覽廳、文物商店、餐廳等,主要從事商業活動,作為名人舊居開放的並不多。徜徉於多倫路上,我們可以與歷史文化名人相會,遙想他們當年的音容笑貌,緬懷他們創造的文化偉績。

今日关键词:布鲁克林发生枪击